<cite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thead id="jnrt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thead id="jnrt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jnrtn"></cite>
<var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thead id="jnrt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thead id="jnrt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nrtn"><strike id="jnrtn"><listing id="jnrt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jnrtn"><video id="jnrtn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nrtn"></var>
Discuz! Board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

資訊

訂閱

川行記:長江第一古鎮李莊,難忘故人與往事

2019-11-11| 來源:互聯網| 查看: 317| 評論: 0

摘要: 原標題:川行記:長江第一古鎮李莊,難忘故人與往事【川行記:長江第一古鎮李莊,遠去的民國記憶】梁思成先......

原標題:川行記:長江第一古鎮李莊,難忘故人與往事

【川行記:長江第一古鎮李莊,遠去的民國記憶】

梁思成先生曾說過,自重慶出發“上水三天,下水兩天”,“誰都難以到達的可詛咒的小鎮”,就是宜賓李莊。

時移境遷,如今,高速公路從李莊邊呼嘯而過。

【一】

宜賓被稱做長江第一城,而李莊當仁不讓的是“萬里長江第一古鎮”。

數千年前的古僰人在此漁獵耕種,至明代起,依長江之利,成為水運碼頭和商貿重鎮。

但是真正讓李莊揚名的,卻是抗戰期間,大量文化名人隨學術機構內遷起。

1939年,國立同濟大學、金陵大學、北京大學文科所、中央研究院、中央博物院、中國營造學社等十幾所高校和研究機構,先后遷駐李莊,隨之而來的是李濟、傅斯年、陶孟和、吳定良、梁思成、林徽因、童弟周、梁思永、勞干諸位民國大師著名學者,以及眾多風華正茂的大學生們,給這座小小的川南古鎮,帶來一股濃郁的文化氣息和清新文藝的風氣,煥發出青春活力。

自此六年,在戰爭的硝煙里,在物資匱乏衣食不保的艱苦條件下,一票民國文化學人在李莊著書立說,教學育人,與當地百姓粗茶淡飯相濡以沫,留下不少魚水情深的佳話。

【二】

初見李莊,給我的第一印象不佳。

或許是名氣漸大,利益當前,李莊人心也大了,在小鎮入口處修建了龐大的停車場、收費處,以及一條寬敞六車柏油大馬路直通長江邊,其現代和氣派,放在成都重慶都顯大,與江濱大道右邊的民居村落的擁擠古樸,成了鮮明的對比。一邊是都會式迎賓大道,一側是川式青磚灰瓦鄉村小四合院,畫風迥異,格格不入,讓人無語。

同行的成都朋友大雨幾年前來過,說起以前李莊淳樸自然的模樣,直搖頭說“現在都變了樣了”。

長江邊一條石板老街,說是老街,也被改造了多次,看不出本來的樣貌。

李莊的石板街口,便是東岳廟,那是原來同濟大學工學部的駐地,相隔百步是鼎鼎大名的張家祠,這是李莊最大的家族祠堂,以50扇雕有栩栩如生的百鶴祥云圖的門扇聞名,這里是抗戰時期中央博物院的舊址;再直走進去不遠,便是禹王宮,現在叫慧光寺,原為同濟大學本部。如今的寺里鍍銀鎏金,旗幡簇新,一副香火鼎盛財源滾滾的嘴臉,實在讓人看不下去。這寺門口一新砌的大廣場,一溜小吃攤前游人熙熙攘攘,小吃店招均用大字申明“正宗李莊白肉”,或者“美食白肉坊”。

左邊大操場外,是滔滔的長江水,右手是一間接一間的瓦房小店,賣些奶茶干果糕點什么的,一如所到之處的景點,向游客做著大同小異的生意。

間隔十幾步,有個釀酒作坊,大棚子里堆放著小山丘一樣的糧食,深處的鍋臺冒著蒸汽,彌漫在整個車間里,一個老漢拿把鏟子,翻弄著釀酒的糧食,這老酒坊,還在做著釀酒的營生。放眼看去,也就這釀酒作坊比較有趣些,但是未到做酒的時間,我們也就不進去探望。

記得去過西北寧夏鎮北堡里的釀酒作坊,當時幾個西北漢子,拿著鏟子翻蒸一大鍋埋入地下的高粱米釀酒,那是老謀子當年拍攝電影《紅高粱》的地方,保不準也是間歇性的表演給游人看,并非正經勞作的酒坊;另有一年,在閩南云水謠古鎮一戶土樓農家,在土樓古井邊架了口土鍋爐正釀米酒,乳白色的酒液,一滴一滴的從冒著汽的管子里滴下來,四處飄溢著酒香。當時釀酒的大媽接了一小杯,讓我嘗了一口:那農家米酒,確實味醇綿長。

【三】

陋巷是游人不愛光顧的地方,他們更愿意去新修的大牌坊大石雕那拍張到此一游照。轉身進了小巷子,離游人的嘈雜遠了些。這條叫席子巷的盡頭,連接著羊街,顧名思義,當年,就是賣草席子賣羊肉的所在,如今門庭冷落車馬稀,已然想象不出當初市井喧囂生意繁華的景象。

我們也落得清凈。

漫步老巷,遇見門頭殘破卻風致猶在的祖師殿,斑駁的木雕飾,勉強可以看出雕的花花草草來。巷子里,有幾位架著畫板的學生認真地寫生,真是難為了孩子們了。各地景點到處可見寫生的學生,如安徽查濟、宏村,滿地都是畫畫的孩子們,似乎江南水鄉那兒比較得天獨厚,小橋流水人家,隨手涂抹幾筆就是一完美的畫面。相比之下,川西民居的風格沒有那么明顯的建筑輪廓,好容易看到個祠堂廟宇飛檐翹脊的,又殘破的不像樣,或者干脆被修的新嶄嶄的,歷史的痕跡和韻味全失,讓觀者興致索然。

路過一個門頭,有位老奶奶坐在門口納鞋底,一問已經八十多歲,眼不花,手不抖,穿針引線如行云流水,不禁感嘆,這一方水土養人呢。

李莊當季,隨處可見樹上開著紅彤彤的花,花瓣似手掌伸開的五指一樣,在街角屋檐上開的熱烈鮮艷,這種樹,我印象里好像在植物園里見過,似乎是火焰木。遍詢無果,去問路邊小郵局的郵遞員,那哥們說“這就是刺桐花嗦!”這才解了疑惑。

在李莊面目已非的街巷里轉悠,沒留下太多的好印象,反倒是這一株株熱烈奔放

的刺桐花,風頭蓋過了古鎮的眾多遺跡,讓我們欣喜不已。

【四】

行前的滿心期待,和一見之下的落差,讓我不愿意在此多停留,便提議動身去蜀南竹海。

這一走,錯過了李莊鎮子后面的魁星閣,以及古鎮外的螺旋殿,和當年梁思成林徽因住過的月亮田村,梁思成曾經盛贊螺旋殿“其梁柱結構之優,頗足傲于當世之作”。當年,梁思成林徽因為中國古建筑的研究和保護,帶著營造學社的同人,做了大量細致的艱苦調查和整理,那部11萬字的《中國建筑史》,便是梁、林兩位先生于貧病交加時,在李莊月亮田村的油菜燈下完成的。那時,金岳霖、英國學者李約瑟、民國時期的美國駐重慶領事費正清都曾經是梁家“太太客廳”的座上賓。

林徽因在月亮田村寫下了《十一月的小村》,為我們描繪了那個艱難歲月的詩意生活:

我想象我在輕輕的獨語:

十一月的小村外是怎樣個去處?

是這渺茫江邊淡泊的天,

是這映紅了的葉于疏疏隔著霧;

是鄉愁,是這許多說不出的寂寞;

還是這條獨自轉折來去的山路?

是村子迷惘了,繞出一絲絲青煙;

是那白沙一片篁竹圍著的茅屋?

是枯柴爆裂著灶火的聲響,

是童子縮頸落葉林中的歌唱?

是老農隨著耕牛,遠遠過去,

還是那坡邊零落在吃草的牛羊?

林徽因與梁思成的愛情,與徐志摩、金岳霖的故事,就像那部“人間四月天”一樣,有四月芳菲次第盛開的美好,有時光流逝過后的風淡云輕。

想當年,金岳霖先生尊重自己內心的真實感情,亦步亦趨跟隨著林徽因,林梁一家遷至川南小鎮李莊時,貧病交加,遠在昆明西南聯大的金先生來看老友知悉,當即伸出援手,即便到后來,老金著書教學之余,興起養雞,也是為了幫補林徽因一家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民國故人已逝,往事徒悠悠。再讀林徽因的這首“十一月的小村”,恍惚畫面回放,眼前小村炊煙、青山綿延依舊,只是已物是人非。

【五】

來去匆匆,我們與李莊三白“白肉、白糕、白酒”失之交臂,其余二白錯過也就算了,那白肉想來味道是不錯的。川人的白肉吃法是:將三層白肉切薄片如紙,蘸紅辣椒油,入口糯滑爽口混和著辣油香,食之不膩,讓你吃了一片還想吃第二片。一般川菜館里端上這道菜,是將薄片白肉掛一木桿上,稱“晾桿白肉”?,F在提起來,都不由得心動而口舌生津。

也罷,這蜀地美味實在太多,一路上,即便是鄉村小館子,都能吃到麻辣鮮香的川菜,比如福寶古鎮的香椿炒蛋,宜賓的燃面,閬中的青花椒片片魚,后來竹海的全竹宴。。。

不能再提吃的,再說,便如滔滔長江水,一發不可收拾了。

責任編輯:

分享至 : QQ空間

10 人收藏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收藏

邀請

上一篇:暫無
已有 0 人參與

會員評論

社區活動
SK-2哪些地方不如White Skin美白臻

很多人總以為自己天生黑就沒有辦法變白,大錯特錯,你只是沒有掌【....】

654人往期回顧
關于本站/服務條款/廣告服務/法律咨詢/求職招聘/公益事業/客服中心
Copyright ◎2015-2020 湯原信息社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湯原信息社 X1.0
群英会怎么玩中奖率高